永德县人民法院司法信息网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原告李发光、周学会与被告李先慧、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一案

2017-12-20 09:27:17 来源: 本站

云南省永德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云0923民初129

 

原告:李发光,男。

原告:周学会,曾用名周小五,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昊,云南聚盈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李先慧,曾用名李仙慧,女。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卫荣,云南德和律师事务所律师。委托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住所地:永德县德党镇城北路108号。

负责人:李金昌,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沙正林,男,永德县交通运输局职工。委托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袁继才,男,永德县交通运输局职工。委托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李发光、周学会与被告李先慧、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72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李发光、周学会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昊,被告李先慧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卫荣,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委托诉讼代理人沙正林、袁继才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负责人李金昌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发光、周学会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判令三被告按照40%的责任比例连带赔偿原告各项损失268254.62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7319日凌晨3许,原告之子李国宝驾驶云SDT687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沿永南线延长线由施孟线叉沟田路口方向驶往永南线起点方向,当车辆行驶至永南线延长线彦嵘沙场河沙销售点路口路段时,车辆压到被告李先慧堆放在路面的沙石后发生侧翻,送永德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4天后,因伤势较重死亡。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原告之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被告李先慧承担事故次要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89条的规定,被告应当承担40%的赔偿责任,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对永南线及延长线有管理养护职责,因未尽管理义务,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与几被告协商未果,特提起诉讼。

被告李先慧答辩称,第一,原告之子李国宝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在夜间行驶没有保持安全车速,是此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第二,原告之子李国宝是农村户口,但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损失,不符合法律规定;第三,被告李先慧承担40%的责任过高,并且原告的损失部分重复计算;第四,被告李先慧堆放沙石期间,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通知禁止堆放沙石,李国宝发生事故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多,但八点多才有人报案,已经错过了最佳抢救时间,是至其死亡的原因之一。

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答辩称,第一,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并未认定永德县交通运输局为此次交通事故的责任人,不属于此次交通事故的当事人,同时,永德县交通运输局作为交通事故发生路段的所有人和管理者,对李国宝损害没有违法行为、也没有过错,无过错就无责任,原告也没有证据证实被告应当赔偿责任。第二,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永公交认字[2017]05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当作为交通事故责任的事实认定依据,原告将被告列为本起交通事故责任承担人,主体不适格,不符合法律规定。第三,原告认为被告在此次交通事故发生路段未尽管理义务,放任他人在路面堆放沙石,以及未定期巡视、及时消除道路安全隐患,与本次交通事故发生存在因果关系,不符合法律规定。第四,“及时不等于随时”,保持公路清洁、畅通是公路管理部门的职责,但并不意味着凡是在公路上发生的交通事故均应有公路管理部门承担责任,永德县交通运输局按照路政养护管理规范的要求,按照行业标准定期进行路政巡视和清扫保畅,在路政正常巡视间隔期间产生的堆放物既不易被发现,又无法定义务清除,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对此次交通事故损害没有违法行为,也不存在主观过错,并且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提交的证据足以证明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已经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了定期巡查、巡视、防护、警示等义务,因此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五,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可以推定永德县交通运输局存在管理过错及承担无过错损害赔偿责任,更不存在连带责任。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7319日凌晨3许,原告之子李国宝驾驶云SDT687号普通二轮摩托车沿永南线延长线由施孟线叉沟田路口方向驶往永南线起点方向,当车辆行驶至永南线延长线彦嵘沙场河沙销售点路口路段时,车辆压到被告李先慧堆放在路面的沙石后发生侧翻,送永德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4天后,抢救无效死亡。永德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原告之子承担事故主要责任,被告李先慧承担事故次要责任。上述事实双方当事人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提交的第1246组证据经双方当事人质证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双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原告提交的第3组证据来源、形式合法,与查明的事实相符,与本案有关联性,予以采信;第5组证据来源、形式合法,与查明的事实相符,与本案有关联性,但殡葬服务费应当包含在丧葬费中,不应单独计算,故对证明目的部分采信;原告当庭提交的第1组证据,不足以证实李国宝在城务工、且主要收入来源于城市,故不予采信;原告当庭提交的第2组证据,虽证明内容部分与庭审查明的相符,但不能完全证明原告欲证明的内容,故部分予以采信;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提交的6组证据,均不能证明被告已经完全尽到道路管理者的义务,故对其证明目的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原、被告双方对以下两个问题存在争议:一是李国宝损害赔偿依据的标准及数额;二是赔偿责任的划分。对上述争议,本院作如下评析:

一、李国宝损害赔偿的标准及数额。

1.死亡赔偿金,本案中虽然李国宝有到城市打工的经历,但原告并不能证实生前最近一年来常住城镇,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故其损失赔偿应当参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9020/年×20=180400元。

2.误工费和护理费,死者李国宝及护理人员均系农村居民,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证实收入情况,故均参照2016年农、林、牧、渔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44019元计算,为120.6/天;李国宝住院治疗14天,误工费为:14天×120.6/=1688.4元;护理费原告按100/天计算,未超过法定标准,确认1400元。

3.住院伙食补助费:14天×100/=1400元;丧葬费:78904元÷12个月×6个月=39452元;未超过法定标准,双方当事人也无异议,予以确认。但殡葬服务费825元应当包含在丧葬费中。

4.营养费,结合原告的伤情,对原告主张50/天的营养费予以支持,总计为:14天×50/=600元。

5.精神损害抚慰金,结合当地的经济水平及司法实践,酌情支持20000元。

6.医疗费,本案中,受害人姓名为李国宝,而在永德县人民医院出具的六张云南省医疗门诊收费票据中的姓名为“李国保”,虽然姓名的书写不一致,但符合就医的实际情况,医疗费以原告实际提交的医疗发票计算,为:28879.55元。

综上,损失为:死亡赔偿金180400元、误工费1688.4元、护理费1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400元、丧葬费39452元、营养费6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医疗费28879.55元,共计273819.95元。

二、赔偿责任的划分。本案中,李国宝未取得驾驶证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夜间行驶,未保持安全速度,未带头盔,对事故及损害结果的发生负有主要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的规定,被告李先慧未经许可,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未设置警示标志,应承担侵权责任,结合本案实际负事故及损害结果的次要责任;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作为管理者,虽然其存在资源有限的实际困难,但应当尽量预防和消除危险,在其主张曾于201738316318还曾前往永南线巡查的情况下却不能发现被告李先慧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的行为,李国宝在319日凌晨发生了事故,说明其未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了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综合本案实际情况,由李国宝承担70%的责任,被告李先慧承担20%的赔偿责任,即273819.95元×20%=54763.99元,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承担10%的赔偿责任,即273819.95元×10%=27382元。上述赔偿由二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20日内履行。

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第八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先慧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赔偿原告李发光、周学会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护理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54763.99元;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于本判决生效后二十日内赔偿原告李发光、周学会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误工费、护理费、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27382元。

二、驳回原告李发光、周学会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2662元,由原告李发光、周学会负担1846元,由被告李先慧负担544元,由被告永德县交通运输局负担27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

 

 

 

          李 正 富

 

二〇一七年十月十日

 

         罗 班 卫

 

 

 

 

 

 

 

 

附页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六条 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根据法律规定推定行为人有过错,行为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第十五条 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主要有:
   
(一)停止侵害;
   
(二)排除妨碍;
   
(三)消除危险;
   
(四)返还财产;
   
(五)恢复原状;
   
(六)赔偿损失;
   
(七)赔礼道歉;
   
(八)消除影响、恢复名誉。
   
以上承担侵权责任的方式,可以单独适用,也可以合并适用。
   
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八十九条 在公共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妨碍通行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的,有关单位或者个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2.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条 因在道路上堆放、倾倒、遗撒物品等妨碍通行的行为,导致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道路管理者不能证明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者地方标准尽到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3.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十七条 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二十七条 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十八条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

  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权,不得让与或者继承。但赔偿义务人已经以书面方式承诺给予金钱赔偿,或者赔偿权利人已经向人民法院起诉的除外。

  第十九条 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和诊断证明等相关证据确定。赔偿义务人对治疗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异议的,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

  医疗费的赔偿数额,按照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实际发生的数额确定。器官功能恢复训练所必要的康复费、适当的整容费以及其他后续治疗费,赔偿权利人可以待实际发生后另行起诉。但根据医疗证明或者鉴定结论确定必然发生的费用,可以与已经发生的医疗费一并予以赔偿。

  第二十条 误工费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

  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

  第二十一条 护理费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

  护理人员有收入的,参照误工费的规定计算;护理人员没有收入或者雇佣护工的,参照当地护工从事同等级别护理的劳务报酬标准计算。护理人员原则上为一人,但医疗机构或者鉴定机构有明确意见的,可以参照确定护理人员人数。

  护理期限应计算至受害人恢复生活自理能力时止。受害人因残疾不能恢复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最长不超过二十年。

  受害人定残后的护理,应当根据其护理依赖程度并结合配制残疾辅助器具的情况确定护理级别。

  第二十三条 住院伙食补助费可以参照当地国家机关一般工作人员的出差伙食补助标准予以确定。

  受害人确有必要到外地治疗,因客观原因不能住院,受害人本人及其陪护人员实际发生的住宿费和伙食费,其合理部分应予赔偿。

  第二十四条 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

第二十七条 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

  第二十九条 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4.《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